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我的新婚夜
我的新婚夜
我太太身材娇小,只有155公分的身高,却有均匀的身材比例,是我骄傲的一点。由于娇小,加上是个完美主义的人,她为了让别人不去注意她的身高,因而特别爱穿短裤或裙子,以便露出她修长的腿,看上去也比较高 一些。至于上身,她则爱穿些合身或紧身的细吊带小背心来衬托出她那丰满的上围。
  女性爱美的天性,在结婚和怀孕时更是浓烈。回忆起结婚时的情节,直到现在我还念念不忘。
  我有些大男人,总是不太能接受自己的女友或太太穿得太性感。太太曾在欧洲留学,思想作风都蛮开放的,但她也很了解我,所以每当约会或出门时,她总会征求我的意见,或主动地穿长裤或裙子,配一件外套才出门。
  当我们决定结婚时,在选婚纱前她竟然要求我答应她一件事:「结婚是一生人一次的大日子,我想穿得漂亮些,拍照留念这幸福的一天,可以吗?」看她楚楚可怜的,平时也那么了解我,就一口答应了。
  我们的配套是一件白纱和两件晚装,她试穿了很多件,大多数都是露背、露肩、低胸或半透明的性感款式,看得我好爽。最后终于决定了:露肩+低胸的窄身短裙白婚纱,长度刚好露出二分一的大腿,完美地呈现出她美好的身段。
  第一件晚装:短袖+短旗袍。
  旗袍主要是一片透明白薄纱,再在重要部位绣上一只漂亮的凤凰,凤头在左肩,凤身则划过乳沟,由右腰绕到臀部,再带着凤尾围绕左腿回到神秘的三角地带,两个翅膀巧妙地遮掩住凸出的胸部,在臀部、腰间、背部也绣了几朵对称的云彩。整体而言,性感得来又大方得体,看得我傻了眼。
  走近一些再看,原来她今天特地穿了件性感的粉红丁字裤,难怪在透明旗袍下有一条淡红色的带子挂在腰间。上围也是一件对衬的粉红无肩带半罩杯胸罩,但穿上此旗袍会有些奇怪,我索性叫太太进去脱了胸罩再看看。
  果然,脱了胸罩后,好看及顺眼多了,而且不论怎么看,胸前就是看不到任何凸点,可见那绣功是一流的,我也就放心的让她穿了。
  第二件晚装:低V领+大露背。
  虽然是一件粉篮色的窄身长裙,但背部是完全没遮拦的,而且因为太太娇小的身躯,那露背竟然变成露股沟。此装有个小机关,就是在腰间两侧有个双面贴纸紧贴着后腰,所以才不至于在弯腰时走光。
  上身其实就是两个乳罩,在胸部底侧有条细带子从左右两边绕过腋下,在背部交差,穿过两肩,再连去两个乳罩上。这时我看到股沟上的丁字裤竟然变得很碍眼,就又赞又骗的劝她连小丁也褪去。再次看到她,简直就是只穿一件晚装,内里空荡荡的,撩人极了。
  当我们离开婚纱店后,我就直接带太太到附近的商场买了一件白色、一件肉色的小丁字裤给她配那件旗袍,当然也买了件肉色的黏贴型隐形乳罩给她。
  当晚,我当然受不了白天时的诱惑,双方都满足的沉醉在高潮中,赤裸的相拥而睡。
  婚礼前一星期,拿了修改过的礼服回家再试穿一次。太太在我面前挑逗着的脱去外衣,再很诱人的脱去乳罩,露出两颗可爱的B奶加上深红色的乳头(太太的乳晕很淡色,可以说是没乳晕),接着就贴上那天买的隐形乳罩,硬生生的把那可爱又凸起的俏乳头给压陷入白皙的乳房内。这隐形乳罩竟然能托起也能集中乳房,太神奇了。
  跟着太太就转身背对着我,翘起小巧圆润的臀部,慢慢地扭动小蛮腰,把她的少女内裤给脱掉,再慢慢地穿上新买的白色丁字裤,看到我都冲动得伸手进裤裆内自摸起来。
  当她转身面对着我时,在那浓密乌黑的耻毛跟洁白的小丁字裤形成强烈的对比下,才发觉到那丁字裤真的很小。
  当她穿上白纱后,好漂亮啊!白皙对称的肩膀下撑着一对豪乳,纤细的腰下露出三分二的修长美腿。原来太太特别吩咐婚纱店的裁缝要她改短,以便秀出更多的腿部,让她看起来更加高窕。
  整体看起来前凸后翘,很有曲线感,但胸部却凸得怪怪的。原来白纱在胸部塞了胸垫,再加上隐形内衣的撑托下,大半个美乳被堆挤在白纱外,有失美感,于是就把胸垫拿掉,还是蛮怪的,索性连内衣也摘掉,啊,Perfect!不穿内衣,最爽的当然是我啦!但太太还是不放心的做了很多危险的走光动作,我有些失望,两颗美乳竟然乖乖的贴着白纱,但胸前却凸起两颗凸点,披在小屁股上的绸缎白纱隐约露出底下的丁字裤痕,看来还蛮性感的,于是就不说出来。
  太太决定结婚当天不穿内衣,但必须贴乳贴,我当然是暗爽咯!
  跟着换上性感的白旗袍,一双翅膀紧握住她的两乳,但两腰跟股沟间还是看得到小丁的白影,于是就换上肉色的小丁,小丁像隐形般混在旗袍下消失了。胯下部份的凤尾依稀可看到些耻毛的黑影,反正太太都要上美容院做一次全身除体毛及全身美白,于是我建议太太把耻毛也一次过剃光,太太也答应了。
  最后换上了粉蓝色的晚装,由于股沟处还是会看到肉色小丁的痕迹,太太自己也觉得很碍眼,就连内裤也脱掉了。晚装是绸缎制的,所以很柔软,很贴身,把太太美丽的身躯展露无遗。
  试完,我也受不了了,于是手脚并用把太太扒光,搓着她的左乳,吮着右乳头,右腿顶开她双腿,用膝盖顶着小穴,湿透了。正想长驱直入时,手机响了,原来工厂失火了,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太太,起身穿衣准备出门,太太一溜烟的跑到厕所去冲凉了。
  忽然我想起刚才太太穿的粉蓝色晚装,两胸圆鼓鼓的,虽然有托胸效果,但没特点,逊色了些,于是反过胸部份一看,原来里边塞了胸垫,难怪没凸点啦!
  我偷偷的把胸垫拿下,就去工厂了。
  这一忙,就忙碌了整个星期,直到婚礼前一天。而这整个星期,婚礼剩下的打点都由太太一人负责,累得她消瘦了不少。
  大喜日子终于到了,迎亲队伍抵达太太娘家就被一群姐妹兵给拦着,经过一番讨价才成交。太太坐在椅子上,穿着绸缎白纱,胸前微微凸出两颗小豆,好漂亮,很迷人耶!
  接了她出房间,在走向大厅的路段,我偷偷瞄进她胸口,罩杯因为太太瘦了而明显松了许多,隐约看到些黑影。「没贴乳贴?」我问,太太俏皮的笑笑也没回答,我一颗心当场兴奋起来。
  我的视线跟着粉嫩的玉背落到小屁股上,眼花吗?竟然看不到小丁的裤痕。
  「小丁也没穿?」我又问,太太只是向我抛眉眼,又不回答,弄得我心痒难耐。
  接着是敬茶仪式。太太还有个年迈的婆婆,我们必须跪着敬茶,当太太捧茶给婆婆时,身体必然向前倾,而让我、伴郎还有围着看热闹的亲戚们看到太太胸部离罩,两颗乳头都露了出来。
  接下来是敬父母、亲戚等长辈,虽然不用跪着,但敬茶仍是要弯腰的。前后敬了有十三位长辈,太太也就那样让男长辈及周围的亲戚们看个够,大家乐也融融。
  忽然太太像发觉了走光一事,忙把白纱往上拉,结果本来露出三分二的腿,露得更多更上了。这么一来,当太太弯腰敬茶时却露出了大腿根部,从低角度应该可以看到底下的三角区,其中有些晚辈竟然名目张胆的用相机或手机拍太太的露点、露臀照。我心里很矛盾,暴露了太太,很兴奋,但被人看光了,又有些心不甘,但最终还是被兴奋冲昏了头,High死我了。
  好不容易接了新娘回到我家,由于我是孤儿,所以没有亲戚和长辈,只有一群朋友及同事早就在我家等着我们。
  太太甫一下车,由于裙子因为下车的动作而被扯高,一跨出车就露底了。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剃光耻毛后的阴唇啊!开门的是孤儿院里的一位小弟弟,他看得最接近、最清楚,口张得大大的,看傻了眼。太太发觉,连忙拉下裙来遮羞,也幸好是他去开车门,因而避免了太太把无毛小穴暴露给所有来宾看。
  进入屋子,我费了很多心思又哄又骗,才把一群存心看露点的宾客送走,然后两人像虚脱般的躺在床上。太太没多久就睡着了,我当然乘机掀起她的裙子,细细品嚐那光滑无毛的阴唇,摸起来手感很好,滑嫩嫩的,很特别,于是爱不释手的来回抚摸,最后当然忍不住吻了起来。但可能太累的缘故,吻着吻着我竟枕着太太的大腿,嘴唇贴着阴唇睡着了。
  睡醒又要准备晚宴了,我匆匆忙忙叫醒太太,一起洗了个澡,带着晚宴的服装就匆匆的出门了。
  晚宴在酒店的饭厅举行,而且酒店当局还送了一间蜜月套房给我们梳洗、换衣。趁太太在房间里让化妆师化妆,我就到饭厅去看看最后的准备工作,才满意的回到套房去。太太已经化好妆,正准备穿上那件透明旗袍,当她脱去身上的连身裙,哇!原来刚刚出门到酒店,她内里都是光溜溜没穿内衣裤的,好大胆啊!
 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全身赤裸,但太太却若无其事的样子,她的第一次应该是在留学时期吧!
  穿上旗袍后,对着镜子调整一下她略丰满的B乳,确保凸出的乳头乖乖的留在凤凰的翅膀下,这才发现裙子两旁是开叉的,太太正把裙子开叉的底线拉到盖过整个臀部,又蹲、又跳、张开大腿坐下、弯腰,再掀起前后裙摆,确保前看不到私处、后看不到屁股,才满意的笑笑:「好看吗?不会再像早上那样露点又露私处了吧!羞死人啊……」
  「原来你都知道了?那你是故意让人家看的喽?」「当然啦,你以为你老婆神经很大条吗?那么多对眼,那些色迷迷的眼神,还有一群站在我身后看点的人,我都知道。」
  「那为何你还装羞,去整理裙子……啊!我真笨,原来这也是你的诡计,故意露底的。」
  「你生气吗?不过看你是很矛盾吧?很想我露给人看,但又有些不甘心被人免费看你老婆的身体,对吗?」
  「你真了解我。不过现在不同了,我知道你的出发点,那我也应该回报你,让你秀给来宾看个够吧!但是真想像不到你有这种癖好……接下来如何安排?」「接下来?你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,让大家开心吧,好吗?」「就这么说吧!」我拿起她另一套完装,就一起到饭厅去了。
  身为住家,我们一对新人和父母当然站在酒店大门恭候宾客的到来,不论男女老幼,大家都把视线专注在太太身上,希望可以看到那透明旗袍下的三点,但是大家都要失望了,因为这旗袍是超合身的,顶多也是看到那几乎完全暴露在外的大腿吧了。这是我的想法。
  但开宴不久,由于有些远方亲戚来不及到来早上的敬茶仪式,所以酒店方面特别安排两张椅子摆在台上,让我们敬茶。
  太太和她的旗袍还是乖乖的,只是偶尔弯腰时露多一些后大腿吧了。接着就是我们派红包给晚辈,我们当然是坐着啦!这时才发现到台下来宾的视线刚好跟我们膝盖成水平,要是太太稍微调皮些,张开些腿坐下,来宾就大饱眼福了。
  看看太太,只见她向我眨眨眼,把双掌顺着翘臀扫着后裙摆慢慢地坐下,再把双掌放到膝盖上,规矩的坐下,接着就像《本能》里的莎朗史东,微微张开大腿,再慢慢地交叉双腿……
  天啊!看她神情淡定,面带微笑,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,一点都不知道已经走光露底似的,依旧微笑对着每个上来拿红包的晚辈们。
  终于都派完了红包,酒店安排了点唱,我们就到后台的一间小房让太太换另一件晚装。
  「你好大胆耶,当着老公面前竟敢张开腿给人家看你那无毛的小穴。」「怎么啦?不开心啊?吃醋?不会吧,当时我偷瞄你那儿还胀鼓鼓的,不爽吗?」太太边说边脱去那诱人的旗袍,赤裸裸的站在房内,再对着镜子除下跟旗袍搭配的头饰。
  「爽是爽,但你不怕你父母他们会不高兴吗?」「嘿,这是我们的婚礼,我们是主角,要做什么都不会有人说不好的吧?」「也对。那接下来呢?这件没得让你露底,顶多也是全程凸点吧?」「就是这两点和露股沟就够啦!一次过让大家一天内看完,那以后还有什么好玩啊?」说完,她才慢慢地滑入粉蓝色的晚装内,整理好裙子、戴上搭配的头饰才满意的出门,临出房门前还不忘捏捏自己的乳头,好让它乖乖的「醒」着,撑起胸部柔软的绸缎衣料。
  司仪见我们又出场了,于是就向大家宣布:「欢迎我们一对新人再次……」顿时语塞,双眼紧盯住太太胸前两颗漂亮的凸点。他咽了口口水才接下去:「再次出场!让双方长辈一起到台上来……」又顿了顿,这次他差点连眼珠都掉了出来,死跟着太太那道诱人的股沟徘徊,好不容易才完成他的讲词。
  台下的来宾只看到太太的凸点已经很兴奋了,纷纷拿出手机或相机拚命按快门。我也忍不住的伸手去抚摸太太的玉背,手指顺着股沟上下移动,一时伸入裙内捏着太太的翘臀,一时扶着太太的小蛮腰。
  这时才发现,原来臀部处的衣料是含弹性的,顺着股沟往下拉,竟然可以露出整个圆滑、挺翘的臀部,由于身后只有那位司仪,乾脆就这样露出臀部算了。
  因为裙子往后又往下拉的缘故,胸前被拉得更紧贴,两颗乳头当然没得休息,继续高高的在胸前凸起。
  敬了来宾三杯酒,就到切蛋糕仪式,切完就是到香槟瀑布酒。由于都是面对来宾的,太太就这样一直露着屁股完成各种仪式。直到大家必须侧身面对面喝交杯酒,太太背后的风光才展露出给台下的来宾,太太依旧若无其事的凸着点、露着背和臀部和我喝了这杯酒。
  司仪大概也看得出我们有心娱乐大家,于是宣布来个慢舞,让我们继续留在台上,让在座的来宾欣赏太太完美无缺的背面大特写。我们当然完全配合啦!我挽着她的手、搂抱着她的腰,慢慢地沉浸在浪漫里慢舞起来,当然尽量让太太背对着大家,让大家欣赏及享受这特别的晚宴。
  「屁股好冷啊,冷得豆豆凸得高高的,又被你的大衣那样拭磨着,人家那里好痒好湿啊,顺着大腿流到脚跟了啦!」
  干!太太不曾对我说过那么露骨的话,看看她,双颊红彤彤的,难道开始醉了?我说:「那你要我现在就给你吗?」她笑笑:「今晚再来。」看她亦醉亦醒的,是故意挑逗?还是无意醉言?索性豁出去了,露也露了,看也被看了,索性也让大家一起过过手瘾,摸一把吧!
  舞闭,当然掌声如雷,我谢过大家:「现在大家来个合照,有谁愿意呢?」才说完,就有一大堆人冲上台,争着要跟太太合照,但碍于我在台上,他们顶多也只敢搂着太太的腰而已。见状,我马上拿出手机,装作听电话而退到台后,暂时消失,但仍然维持太太在我的视线内。
  果然我一离开,他们都放胆地把手放到太太露出的屁股上又捏又搓,搞到太太白皙的屁股现出了多道狼痕。有的就抚摸着太太的玉背,甚至还有个大胆到用中指顺着股沟划下,一直伸进太太敏感的小穴,只见太太也蛮配合地微微张开两腿,好让他直攻那早已湿透的小穴……良久才见他抽出那湿透还带着一丝淫水的中指,不舍的下台。
  眼见闹得差不多了,我就回到太太身边,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,太太看了看我,轻声说:「你刚刚好坏唷,竟然直接搞人家那里,害我差点呻吟起来。」妈的,她竟然把那个王八当成是我,看来是真醉了吧!
  很顺利地,晚宴在十一时正就结束了,宾客走完,就在我们结帐的当儿,瞄到在收拾餐具的一群年轻待应生,包括结帐的部长,个个都频频回头望向仍然露出屁股坐在一旁的太太。
  太太醉醺醺的,过了不久就睡着了,我正准备扶太太回套房去时,在等待升降机到来的当儿来了一位金发老外,老外望了望太太裸露的背及屁股,向我眨眨眼说:「What a beautiful butt,small butfirm。」(好美丽的屁股,虽然小点但满结实的)说完还作状抹口水,可能他当我太太是应召女郎吧!这也不能怪他,毕竟太太的屁股上还有一些狼爪印。
  进了升降机内,老外还蛮直接了当的盯住太太的屁股,一直到我们走出去。
  回到房里,把太太放到床上,我就到浴室放了一缸的泡泡,再把全身衣服脱光才回到太太身边。看她懒洋洋的躺卧在床,含情脉脉的望着我,我忍了整天的慾火也不便发作,只好温柔的帮她脱去身上的晚装,再抱起那轻盈赤裸的身躯,一起泡起泡泡浴。
  我让太太背对着我躺在我身上,先慢慢地按摩她的粉颈、肩膀、手臂,再慢慢地绕过去按摩她胸肌。女人的胸肌虽然没有男人的壮,但却负责托起两颗柔软但坠手的乳房。今天她一整天都没穿乳罩,现在这按摩再适合不过,果然太太像放松了似的,「啊」了一声。
  我顺势就揉起那对B乳,饱满的乳房满满的握在手里,一柔一刚的搓捏着。
  深红色的乳尖让它穿透指逢间慢慢地挤压,没两下工夫太太就开始呻吟起来了。
  「老公,今天我嫁给你了,以后就是你的人,从此会收拾心情,安份守己的当个好太太,不会再那么大胆不穿内衣裤到处溜了,所以……」「所以什么?」
  「我想趁今晚放纵的胡闹一次,可以吗?」
  「怎么个胡闹法呢?」
  太太说完就起身,拿起浴袍穿上:「我们就这样穿着浴袍到酒店外的沙滩走走吧!」
  蜜月套房的浴袍较薄及轻盈,而且有很漂亮的图案,不像普通棉质白浴袍那么单调。于是我也穿上浴袍,但太太却笑弯了腰,原来我那血气方刚的小弟竟笔直的穿透浴袍,露出头来看天下,我唯有再围多一条浴巾蒙着它的眼,拿起新买的相机就出门了。
  太太还真勇敢,她真的就只穿着浴袍,也没绑起腰带就出门了。从正面看,简直就露出整个乳沟、平坦的小腹及那剃得光溜溜的三角区,还好是凌晨时分,走廊上没人。我赶忙越过太太,拿起相机就拍,太太也很配合地靠在墙上,曲起左腿,翻开左袍露出左乳,摆出一副撩人的姿势让我拍。
  升降机到了,门刚打开,太太就这样走到门前摆了个大字形,作状撑开升降机的门让我拍。拍了两张,太太就快速的绑上浴袍腰带,进入内里,我奇怪的跟了进去,才看到太太指了指头顶上的闭路电视,还好刚才的拍摄只让摄录机照到背部,不然就便宜了那些守卫。
  来到大厅,太太把锁匙交到柜台,然后一个转身背着那些服务生,双手往胯下移,突然掀开浴袍下摆露底,还好我早有准备,不然就错失良机了。
  跟着我们去到偏厅的大鱼缸,太太示意我到另一边去,才到对面就看到太太掀开浴袍,露出一对B乳贴着鱼缸。好在人不多,让我可以慢慢地拍。
  偏厅有张沙发,坐着两个貌似中东男子的人在看电视节目,太太走到沙发坐下,我就拿着相机在她对面蹲下,只见太太迅速的张开双腿露底任我拍。中东人见我拍照,就斜眼看了看太太,太太机灵的立刻起身走向我处,免得他起疑心。
  接着我们走到泳池,虽然已经关闭,但还是有很多对情侣在卿卿我我,我也不想用闪灯骚扰大家,于是就直接到沙滩去。
  沙滩还蛮暗的,而且人也不多,于是我们沿着沙滩来到一个宽阔的海滩,眼看四下无人,太太很有默契的脱掉浴袍,摆出多种挑逗的姿势让我拍得很尽兴。
  跟着我也一起脱去浴袍,牵着太太就往海里奔去。
  夜晚的海水是暖和的,我们裸泳了一下,太太就撒娇的像树熊一样抱着我,柔软的乳房随着海浪一波波的贴向我胸膛,滑嫩的小穴紧紧地贴着我的肉棒上下滑动,没多久太太就开始「嗯嗯、啊啊」的呻吟起来。
  我一整天忍着的慾火终于爆发了,用双臂勾着太太的膝弯把她抬高,一口含着那丰满的右奶,时而用舌尖灵活的挑逗着那颗红豆,时而用双唇轻咬它,不消几下,小穴早已湿透了。二话不说,我抱着太太一挺腰就深深的进入穴底,太太淫荡的「啊」了一声就任由我抱着她站在海里抽插起来。
  连续的抽插了二十来下,太太就深深的倒抽口气,肉棒立即传来紧凑又规律的紧绷感,一阵阵地紧夹着我的肉棒——她高潮得泄了。
  我呢,肉棒被那么紧地夹着抽插,当然也跟着射出一股又浓又多的精液,直到太太高潮过了才抱着她上岸,一起躺在细密洁白的沙滩上。
  我慾火虽灭,但慾望还在,所以小弟还维持五分胀,太太依然贪婪地夹住我肉棒缓慢地移动下体,躺在我身上休息。如此的诱惑,小弟很快又恢复了棒力,太太也感觉到了,于是曲起腿,以半蹲姿势骑着我,开始有规律的上下、前后、左右,时而转圈圈,时而转8字,搞得我俩又性起了,于是我撑起上身,含着奶子就舔,太太也配合地紧抱我的头贴向她的奶子,下身摇动得更加起劲。
  就在此时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影,一把刀子就抵在我的喉头,娇小的太太则被另一个稍胖的从后一把抱起,摔在不远的沙滩上,随即坐在太太背上就鲁莽的脱起裤子来。
  眼看太太就要被人强奸了,看看用刀子架着我的瘦子也专注地望向太太处,于是我趁机使出多年没用过的合气道,瘦子一声都没哼就被打晕了。我脱下他的长裤用来反绑住他四肢,再看去太太方向,只见胖子已掏出他那粗壮的肉棒,在使劲扒开太太努力合拢的双腿。
  于是我悄悄的走到胖子身后,一拳就把他打晕,再用他的皮带反绑住四肢,扶起惊慌的太太紧抱着她安慰道:「没事了。」然后托着瘦子到胖子身边放下,他们竟然同时间惊醒过来,躺在沙滩上。
  此时太太已恢复过来,气愤的掴着胖子的脸:「死胖子,人家正干得高高兴兴,你竟然把人家抱走,还把我丢在沙滩上让沙子摩擦我的奶子,痛死人啦!」然后拿起相机连拍了几张胖子裸着下身的窘样才满足的回到我身边。
  这时我才发现,那胖子不就是晚宴的司仪吗?他应该看到了太太在台上被人任摸,误会太太是个随便就想要的人吧!
  我搂着赤裸的太太,轻声对她说:「我还很想要,我想你也一样吧?不如我们索性在他们面前尽情干一场,反正他们被绑得紧紧的,又不能边看边自慰,这算是对男人最残酷的惩罚了。」
  太太没说话,一把就抓住我的肉棒,跪在我胯下替我舔起发热的肉棒来。我索性躺在沙滩上,太太也跟着趴下翘起屁股,露出湿润的阴唇,继续为我口交。
  眼看肥瘦两人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副想吃掉太太的样子,我就转动身子,跟太太玩起69来。太太的小穴经不起我舌尖的刺激,开始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哼起了淫调,于是我起身抱起太太,让她面向两人,从后插入玩起小狗式。太太双奶随着抽插节奏前后摇摆,肥瘦两人如果加入,一定会一人一边吃着太太那丰满的奶子了。
  太太被插得性起,于是弓起身躯,我就抓着她双奶,让太太像坐莲似的继续抽插着她,双奶由于直起身而变得上下摆动。由于沉醉在慾海里,肥瘦两人也不知何时已由躺着变成跪坐了。
  看见太太依然闭着眼沉醉在慾海里,忽然我生起一个邪念,就抱起太太走近他们,把太太的奶子往两人口中塞去,让他们也享受一下太太寂寞的双乳。
  太太像没发现的继续享受着我的冲刺:「好老公,你不但塞得我满满的,还舔得我快爽死了!」说完睁开眼,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奶子是被刚才的侵略者在舔着,顿时惊慌的想挣扎,但是被我阻止住,而且在我们三人的夹攻下,太太很快就投降了,继续闭起眼享受这荒唐的一刻。
  没几下工夫,太太就泄了,小穴这次比之前夹得更紧,而且节奏更紧凑,就像想抽乾我的精子一般,害我也忍不住,猛插多十来下也跟着射了。
  但肥瘦两人似乎仍不满足,继续吸吮着太太的乳头,也因此太太的高潮才会连绵不断,阴道紧紧地夹着,可惜我那逐渐失势的软棒终于都软得溜出了小穴。
  看太太的神情,虽然已达到高潮,但似乎仍不大满足,于是我抱着她,发觉她身体烫烫的,急忙问道:「着凉了?」
  「没有,但心里面痒痒的,像有股热气从小穴内顶向小腹处,很辛苦,很痒啊……」
  「别告诉我你快到超高潮了啊!我的肉棒已软扒扒了,不能给你……」还没说完,这时我突然瞄到瘦子的肉棒早已硬得挺出内裤,露出微湿的龟头,又一个邪念在我心内产生:既然已经暴露了太太美好的身躯,索性硬起心把太太推给瘦子享用吧!
  「你看瘦子的那个……够长,可以进到小腹处帮你撩撩痒处吧!」「不要!都不知他有没有病,除非……」
  「没病,我很健康。」瘦子连忙回答。
  「你骗人啊?鬼才相信你!」
  「那么,如果有套子呢?」我问,太太犹豫的看看我。
  「我有!我有!在我的裤袋内。」胖子也出声了。
  我搜了下他的裤袋,果然有盒未开过的避孕套。
  太太一手抢过去:「你刚才那么粗暴,我才不给你,我要惩罚你!」于是撕开了个套子,慢慢地边套边逗着瘦子的龟头。
  套好后,太太望着我,像在征求我的同意,用瘦子的肉棒来好好满足她的慾望。我点点头。由于瘦子四肢被反绑,只能跪着,太太为了迁就他也跟着跪下,翘起圆润的屁股,像小狗般慢慢地后退接近瘦子特长的棒头,瘦子也很配合,挺起肉棒慢慢地一寸一寸的进入太太窄小的阴道内。
  终于他那根六寸长的肉棒隐没在太太的小穴里,太太脸上也露出了欢愉的淫荡样,就像肉棒在撩着痒处般,开始起起伏伏的抽插起来。没多久,太太的淫穴又开始回复湿润,深深的插入和抽出还带着「啵滋、啵滋」的配音。
  初时太太还有些愧意的一边和瘦子交合,一边舔着我那根不中用的软棒,可到了这时已沉醉地贪婪地配合着瘦子,一插,「啊!」一声;一抽,「嗯……」一下的哼着淫调。
  看在眼里我很不是味道,太太居然在我面前享受着被别人操!于是心一狠,一不做二不休,乾脆拖过胖子让他躺在太太的奶子下,让胖子也一起奸淫我这淫荡的新婚妻子。
  我拿起相机就拍,拍下太太那淫荡的表情,准备替她拍一辑新婚夜被淫干的写真集,当然包括了很多特写:胖子贪婪地吸吮着她的奶子、瘦子特长的肉棒卡在淫穴中,并以慢快门拍摄动荡的奶子,以及瘦子因太太窄小的蜜穴猛夹而逐渐滑落的避孕套等等。最终套子整个掉落在沙滩上,我也顾不得那么多,让他毫无阻隔的继续直接狂插太太了。
  正当我专注在拍摄间,太太深长的倒吸了口气,就开始淫乱地发出像猫咪叫声的呻吟——她的超高潮来了,还泄得喷出水!机不可失,我马上拍下这难得的一刻,淫水散乱的从小穴处狂泄出外,洒了胖子一身。
  瘦子在太太超高潮中紧凑的阴道密夹下,表情变得很奇怪,突然大叫一句:
  「我来了!」不妙,他要射了!我赶忙一脚踩向太太依然挺翘的屁股,千钧一发中,瘦子那特长的肉棒被甩滑出太太的淫穴,一股浓郁的白精一射就射在太太的屁眼上,幸而我及时情急智生,还不至于在太太体内留下个杂种。
  这突然的变化让瘦子射得很不尽兴,边射边骂起一堆难听的粗话。太太被我这一踩也跌趴在胖子身上,依然狂泄的蜜穴正好降在胖子的脸上,胖子也不顾洒得一脸淫水,乘这难得的机会就贪婪地舔吃起太太的淫穴。
  过了良久,太太才满足的翻下身体,大字型躺下,胖子还想蠕动身子继续去吃她的蜜穴,但一脚就被我踢开。瘦子也射完了,无力地躺下,但仍然依依不舍的望着太太刚被他插过的小穴。
  我走过去抱起太太,带她到海里替她冲洗掉身上的淫迹。洗完,扶着她回岸上,替她穿上浴袍,再在肥瘦两人后颈一劈,两人顿时昏死过去,我替他们松了绑,然后扶着无力的太太慢慢走回我们的套房。
  隔天我起得早,见太太依然在沉睡中,于是叫了客早餐。
  门铃响了,我拿了钱开门,吩咐待应生把早餐端到床边的茶几上,突然太太一个翻身,还翘起一边腿,浴袍顺势滑下,露出了底下那淫穴。待应生看得目瞪口呆,傻傻的呆站着,在我再三的催促下才不甘心的放下早餐,小费也没拿就出去了。
  我躺回床上,看着昨晚的照片,很自然的就自慰起来。就当我快要到达高潮时,「早安,你那么痒吗?竟然自己玩而不叫醒我?」我看看太太,她仍睡眼惺忪的,但一翻身就骑在我身上了。
  「人家做了个很奇怪又很累的梦。」
  「什么梦让你那么累?」
  「我梦见……」太太欲言又止,有些犹疑的说:「我梦见你看着我被人干到水都出了,还在一旁拿着相机猛拍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来救我。」「口是心非,看你睡得那么甜还微微笑,如果我去救你,那才是害你呢!」太太只是笑笑,但下体已压着我肿胀的肉棒,慢慢上下的试探。
  「说说你的梦?」
  「才不。一来说不出口,太难为情了,在你面前被别人欺负。二来,太荒唐了啦,我怎么会在你面前做这种事呢!再说,你也不会任由我被人欺负也不来救我吧?这种梦,还是不说为妙。」
  「但刚才你说被干到出水,真的那么棒吗?看来你还蛮享受被别人干嘛!」「别傻了,被不认识的人干,都不知会传什么脏病给我,要是中了爱滋病就死啦!」
  「对是对啦,但如果做足防护措施呢?那就不怕了,对吗?」太太机灵的看看我说:「除非你有这个念头,而且你肯让我给其他男人摸、搓、舔、插、射……」
  「哦,天啊!我怎么舍得让我漂亮又聪慧的太太给别人玩呢!再说,如果我真的肯,你也不答应吧,对吗?」
  太太娇柔的脱去浴袍,牵着我双手按向她那对依然留着胖子狼爪印的奶子:
  「人家才不想呢!被其他男人吻、舔、吸、干,多脏啊!还是老公的最乾净,最适合我的……」话没说完,那贪婪的小穴一口就把我的肉棒给整支吞下去了……
  九个月后,太太替我们增添了一对可爱的公主。
  【完】